您當前的位置 : 多彩貴州網  >  中國貴州  >  貴陽
貴陽交響樂團奏響特色文化新樂章
http://www.gog.com.cn 16-04-08 15:02 多彩貴州網-貴州日報
2016年4月9日“交響樂之春”貴陽站
激蕩心靈 成風化人 構建文脈 貴陽交響樂團奏響特色文化新樂章 本報記者 黃蔚  見習生 吳偉劍  實習生 鄒素慧   舉辦森林音樂會

  

在國家大劇院演出
 核心提示

  4月8日晚,北京國家大劇院音樂廳將屬于貴陽交響樂團,在第五屆“中國交響樂之春”開幕式音樂會上,一批包括《哀悼進行曲》《懷舊》《海·帆·港》等幾近失傳的珍品代表作,將第一次奏響,著名指揮家、國家大劇院音樂藝術總監陳佐湟親自執棒。

  正如此次活動的主題:“開啟中國交響的一次尋根之旅,喚醒歷久彌堅的一份音樂記憶。”受邀出演的貴陽交響樂團,特別為“中國交響樂之春”奉上一道精烹細做的“大菜”,奏響一支量身定制的“記憶樂章”。

  傳世之作賦予樂團非凡意義

  “此次‘中國交響樂之春’開幕式展演,將由貴陽交響樂團演奏包含5位中國早期交響樂音樂家的作品。蕭友梅是中國交響樂的奠基人之一,他的《哀悼進行曲》是迄今為止找到的中國最早的管弦樂樂曲,這證明中國交響樂已有百年歷史;林聲翕的交響詩三首《海·帆·港》,黃自、馬思聰、賀綠汀等中國音樂家早期交響樂作品,幾乎沒有公開演奏過。”4月6日下午,著名指揮家、國家大劇院音樂藝術總監陳佐湟,在貴陽大劇院音樂廳排練結束后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此次展演,對中國交響樂界來說無疑是一件大事,而對于在開幕式上專場演奏這些曲目的貴陽交響樂團來說,同樣意義非凡。我昨天得到消息,能容納1800人的‘中國交響樂之春’開幕式音樂會門票現已售罄,看得出,很多樂迷是非常期盼貴陽交響樂團的這次演出的。”陳佐湟興奮地說。

  據介紹,第五屆“中國交響樂之春”開幕式音樂會曲目,由中國交響樂界篩選、評估出的代表人物的代表作品,組成專場《歷史的回聲》。這些作品寫于1916年至1946年間,作品絕大多數沒有演出過,對于任何一個樂團來說,都具有挑戰性。

  作為本屆大型展演的啟幕,在隨后的20天,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中央歌劇院交響樂團、臺灣長榮交響樂團等12支交響樂團,將分別演奏一部中國作品。因此,貴陽交響樂團的中國作品專場《歷史的回聲》,無疑成為本屆“中國交響樂之春”最矚目的一筆。貴陽交響樂團演出的曲目,將作為這些曲目的第一份音像資料,在國家大劇院文獻檔案庫永久保存。

  國家大劇院作為國家促進高雅藝術發展的重要平臺,自2008年起,精心打造“中國交響樂之春”演出活動,力推中國交響樂作品、指揮家和演奏家。這是繼2010年和2014年之后,貴陽交響樂團第三次收到“中國交響樂之春”的邀請。 “第一次參加被譽為中國交響樂王國的一匹黑馬,第二次更是被納入中國最強音的隊伍,這一次已經成為了中國交響樂界的中堅力量。"陳佐湟評價說。

  陳佐湟認為,貴陽交響樂團能擔綱此次開幕式演出,這是國家大劇院對貴陽交響樂團的信任,貴陽交響樂團將以其擔當的勇氣、演奏的實力、努力的誠意,出色完成這次演出。

  噴涌音樂甘泉,傳播藝術芬芳。這是貴陽交響樂團在走向成熟過程中的新境界:做音樂文化的使者。

  一線音樂大師亮相貴陽之約

  為了讓貴州觀眾同樣欣賞到這場音樂會,貴陽交響樂團在演出結束后,于4月9日返回貴陽,當晚8時準時在貴陽大劇院為貴陽觀眾奉上同樣的《歷史的回聲——中國交響樂早期作品專場音樂會》,讓家鄉人切身感受這場極具歷史感的視聽盛宴。

  之所以說“準時”,這是貴陽交響樂團與貴州樂迷的長久約定。近7年以來,貴陽交響樂團的樂章幾乎每個周六都會在這里奏響。“所以我們去北京,在不到兩天的時間里,完成排練、錄音、演奏音樂會之后,馬不停蹄地趕回貴陽,讓貴陽觀眾聽到這難得一遇的音樂作品,信守對貴州樂迷的承諾。”陳佐湟說。

  上周六,4月2日,美籍韓裔小提琴家莎拉·張與貴陽交響樂團在陳佐湟的指揮棒下,讓貴陽樂迷領略到了西貝柳斯的《圖翁涅拉的天鵝》《小調小提琴協奏曲》《D大調第二交響曲》等曲目,觀眾不僅有貴州樂迷,還有來自廣州、成都、重慶的樂迷。

  莎拉·張是紅遍全球炙手可熱的音樂家;陳佐湟應邀赴20多個國家和地區擔任過客席指揮,被國際交響樂壇譽為“具有站在任何一個樂隊前面的權威”的藝術家。世界級的音樂家陣容,讓600座的音樂廳滿座,沒買到票的樂迷們索性買站票,20多位樂迷站著聽完了2個小時的音樂會。

  下周六,4月16日,曾獲意大利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比賽一等獎的日本年輕小提琴家莊司紗矢香,將給貴州樂迷帶來《傾聽大自然的聲音》。

  這些世界聚光燈下的音樂寵兒,能給貴州人帶來音樂盛宴,得益于貴陽交響樂團成規制的演出計劃。“是否有完備嚴格、有較高水準的音樂季演出計劃,是衡量一個樂團專業程度的標準。目前,國內60多個交響樂團,只有10來個有完整的音樂季。我們已制定今年9月到明年6月的演出計劃,很多音樂名家需要提前一兩年預定。”貴陽交響樂團副團長盛文強介紹說。

  在《貴陽交響樂第七音樂季》精美的冊子上,記者看到貴陽交響樂團2015年9月至2016年6月音樂季演出的目錄中,不但有許多備受關注的著名音樂家如劉云志、里科薩卡尼、寧峰、楊洋、邵恩、孫悅兒,還有不少古典音樂界的頂尖新悅,如莎拉·張、莊司紗矢香、洪毅全、張昊辰、秦立巍、錢舟等;更能一睹朱曉玫、巴墨特、馬蒂亞斯·霍夫斯、羅爾夫·貝克等眾多資深的世界一線音樂大師們的神采。

  此外,往年備受歡迎、一票難求的“百老匯專場”“久石讓作品專輯”“經典電影音樂會”“音樂劇作品集”等,同樣列入貴陽交響樂團的演出日程。還有中秋、元旦、春節、勞動節、兒童節等重要節日,貴陽交響樂團精心推出專題音樂會。

  音樂甘泉芬芳筑城市民生活

  隨著第五屆“中國交響樂之春”開幕式音樂會音弦的撥動,貴陽交響樂團向音樂新世紀進發翻開了嶄新的一頁,日漸成熟的貴陽交響樂團,更加注重文化層面和音樂記憶的挖掘。

  貴陽交響樂團成立于2009年2月,當初作為全國16個職業交響樂團之一,填補了我省沒有職業交響樂團的空白。自當年9月首場公演以來,已為貴州樂迷帶來包括經典交響音樂會、普及音樂會、室內樂、小型沙龍、古典音樂鑒賞等各類演出,幾乎每周有一場交響音樂會。“這樣的頻率,在全國都算高的。”貴州民族歌舞團作曲家段鴻評價說。

  頻率高,還得票價低,才能實現有效傳播。舒適專業的音樂廳,高水準的演奏,一貫“高大上”的交響音樂會最低票價15元,絕大多數票價在159元以下。像莎拉·張這樣紅遍全球炙手可熱的音樂家,最貴票價才會漲到699元,而大多數場次的最貴票價,也僅399元,遠遠低于其他城市。這是貴陽交響樂團演出能吸引人的關鍵之一。

  “交響樂能讓人心靈得到提升,建議更多的人去聽交響樂。”71歲的貴陽市民祝順庭從小就喜歡古典音樂,他說,幾乎場場音樂會,他都去參加。“貴陽交響樂團的高品質和高水準,讓越來越多的觀眾選擇它。我聽過很多交響樂團的演奏,貴陽交響樂團的演奏領域寬廣,音樂會曲目幾乎沒有一次是重復的。” “我經常去看貴陽交響樂團的演出,雖然工作忙,但是保證每個月至少去一次。還影響了周圍很多人,他們都去看貴陽交響樂的演出。”樊小卉前段時間出差去意大利米蘭,聽了一場德國愛樂樂團的演出,頗有感觸,“我感覺貴陽交響樂團的水平并不比這類一流的樂團差,米蘭的普通票票價是130歐元,比貴陽交響樂團最貴票價高一倍。貴陽交響樂團是我們貴陽人的福氣。”

  貴陽交響樂團正在成為越來越多樂迷“心中之最愛”。近7年,演出平均上座率8成以上,培養交響樂會員達2000多人。

  以“孩子是中國音樂的未來”為宗旨,貴陽交響樂團還特設“交響音樂進校園”系列活動,先后50多次走進貴州高校、職校、中學,讓更多青少年近距離感受音樂氛圍。還成立貴陽交響樂團音樂學校,讓來自全球的優秀師資資源,為貴州學子進行音樂啟蒙教育。

  2015年5月,貴陽交響樂團在格凸河景區燕王宮天然音樂洞府,舉辦世界首場洞穴交響音樂會,由香港著名指揮家簡柏堅執棒指揮。同時還邀請貴州紫云亞魯王文化研究中心團隊現場表演原生態亞魯王唱誦。在格凸河的天然洞穴中,一場中西、古今的音樂碰撞,交相呼應,讓貴州觀眾在不一樣的環境中感受到交響樂的新體驗。

  交響樂團除了在貴陽大劇院每周上演一套新曲目音樂會外,還為北京、上海、深圳、香港、新加坡、成都、重慶、昆明、沈陽的聽眾送去音樂。今年9月,該團將應邀參加韓國音樂節,出演閉幕音樂會。

  貴陽交響樂團,奏響了貴州文化生活的新樂章。

  藝術成就彰顯貴州文化格局

  “這樣的高起點,可以以低票價甚至到校園公益演出做音樂普及,這完全得益于樂團的體制。”盛文強坦言,他和妻子也是受此體制的吸引,懷揣著追求純粹音樂的夢想,在2009年考入剛成立的貴陽交響樂團。

  貴陽交響樂團是全國惟一一家由民營企業獨家注資的職業交響樂團,2009年成立時令業界矚目。貴陽市政府每年拿出300萬元支持樂團,貴陽大劇院音樂廳作為辦公、排演、演出場所,讓樂團免費使用。

  貴陽交響樂團創辦人,貴陽交響樂團團長、貴陽星力百貨集團董事長黃明志曾表示,他想回報故鄉回饋貴陽,而貴陽需要更多的文化藝術平臺,因此組建了貴陽交響樂團。在樂團成立兩年時,貴陽星力百貨集團拿出2.5億元在香港成立了貴陽交響樂團基金,現在樂團靠資本運作的回報,就可以活得很好。一年至少1200萬元的基金收益,再加貴陽市政府的投入,貴陽交響樂團可以安心做音樂。

  樂團自成立以來,各地音樂人才紛至沓來。2012年,貴陽交響樂團在世界范圍內招聘演奏員,聲部首席月收入2萬元到3萬元,當時就吸引了來自美、德、法、意、俄、韓、日、西班牙等國近500位演奏家報名。

  2014年,悉尼交響樂團終身音樂家、曾擔任澳門樂團首席的顧晨,應聘到貴陽交響樂團擔任樂團首席。他說,貴陽交響樂團獨特的體制和濃厚的氛圍,深深吸引了他,他才到貴陽來的。

  貴陽交響樂團還招聘大量的外籍演奏人員,這使得該樂團成為中國交響樂團里外籍人員最多的團隊。目前,樂團80多人中,來自美國、意大利、法國等10多個國家的外籍人員占了20多人。

  貴陽交響樂團工作紀律嚴明,不養懶人,大家都有危機感。“尊重音樂家,尊重藝術,音樂宗旨明確,完全按藝術規律辦事。把藝術標準和觀眾放在首位,這里有對藝術發展最有利的氣氛和人際關系。在這個機制下,大家追求純粹的藝術,非常開心。”盛文強說,正是基于這些,貴陽交響樂團留住了許多優秀的演奏家。

  緣于對貴陽交響樂團的鐘情,現居德國柏林的世界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寧峰曾3次來到貴陽。他喜歡與貴陽交響樂團的演奏家們合樂。他說,貴州、貴陽給他的印象很深,來源于三點:一是誰也不會想到在中國西南有媲美國內一流的貴陽交響樂團,這一定源于遠大的抱負;二是這個讓人驚嘆的省份,能支撐起一個民營資本介入的交響樂團,由一支高效的營運團隊和一群國內頂尖的藝術家合力不折不扣地建設起來,讓我深感貴州人的創新與才干;三是文化源于歷史而不拘于方式。貴州人以超人的膽識,在當今全球化的藝術發展格局中審時度勢,為藝術奉獻的精神,更是一種人文精神的表現,是昭示貴州文化崛起的一個跡象。

  和很多世界知名樂團合作過的莎拉·張,對貴陽交響樂團的評價是“很年輕有朝氣,很上進有質量”。

  “貴州曾以侗族大歌出名,現在可以加上一個貴陽交響樂團了。”國家大劇院院長陳平說。

  在不到7年時間,被業內譽為“貴陽模式”的貴陽交響樂團,如今已成為貴陽的一張文化名片。目前,該團已接待省內外觀眾達20萬人次。

  專訪

  記者:此次“中國交響樂之春”開幕式展演《歷史的回聲》,將由貴陽交響樂團專場演奏5位中國早期交響樂音樂家的作品。這對于貴陽交響樂團來說,意味著什么?

  陳佐湟:只有了解真實的歷史,才會有更好的未來。1916年至1946年這30年間,是中國交響樂的最早階段。這5位音樂家的作品,生動、真實地傳遞出當時中國交響樂發展的藝術風格,而這些作品正在逐漸地消失。所以這次能把這些作品重新呈現在人們面前,是一個很重要的歷史責任。

  找到這些作品非常不容易。林聲翕先生的交響詩三首《海·帆·港》,我們根據一絲線索找遍了全世界,最終找到了林先生的女兒、女婿。得知樂譜收藏在香港大學圖書館,我們又通過各種渠道,才拿到了一份影印版。也正是因為有了這份影印版的樂譜,才有了今天的排練,有了這次的表演。所以此次演奏的很多作品,顯得彌足珍貴。

  貴陽交響樂團在此次展演中擔綱重要角色,參演的作品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比如蕭友梅先生的《哀悼進行曲》,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個樂團演奏過。這次貴陽交響樂團的演奏,將會以第一個版本載入史冊。這是中國交響樂的一次尋根之旅,而貴陽交響樂團正是其中的先行者,帶領很多人回眸中國交響樂發展歷程,追溯老一代藝術家的創作足跡,并表達對中國交響樂近百年發展及中國音樂家的敬重。

  記者:您應邀擔任過20多個國家和地區30多個交響樂團的指揮,近年常在貴陽交響樂團看到您指揮的身影,現在您擔任貴陽交響樂團的名譽音樂總監,貴陽交響樂團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陳佐湟:貴陽交響樂團對音樂保持長久的熱情和追求,令我深受感染、感動。我擔任過國內外8個樂團的音樂總監,我曾說過:“演奏的作品如果連自己都無法打動,怎么能打動別人。”能在音樂中“忘我”,是相當不容易的。一個樂團始終把對音樂的追求當作最重要的中心,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這不是高的薪酬和嚴明的制度就能做到的,還需要很多保障,貴陽交響樂團做到了。每周一套全新曲目的排練,讓新鮮的“空氣”蕩漾,這樣的氛圍很好。這是這支隊伍能快速成長的保證,也是貴陽交響樂團最吸引我的地方。

  記者:您見證了貴陽交響樂團的成長,怎么看待貴陽交響樂團的職業化進程?

  陳佐湟:貴陽交響樂團職業化進展步伐很快,這離不開其建制。貴陽交響樂團的建制和機制,不僅在全國不多見,在全世界也不多見。所以可以反過來證明:這種建制對藝術的發展有很大的助推作用,其持續7年推出的制定嚴格、水準較高的音樂季,已經從一個側面說明貴陽交響樂團的職業化程度很高,這樣的樂團并不多。前不久,與世界諸多知名樂團合作過的莎拉·張來貴陽演出,演出結束之后她高度贊揚了這個樂團。我告訴她,貴陽交響樂團成立至今才7年,她聽后完全不信。

  記者:除了駐團演出,您還帶領貴陽交響樂團走進貴陽的學校。您對貴陽的觀眾是什么印象?

  陳佐湟:一個完整的音樂創作需要受眾。貴陽的聽眾可以說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聽眾,幾乎所有音樂家來到這里,都會夸贊貴陽觀眾有著古典音樂的觀眾素質。貴陽聽眾不僅真正的熱愛音樂,還熱愛、尊重著每一位音樂家,并且對音樂很有追求。是不是好聽眾我不是從是否購票、是否鼓掌來衡量,而是應該看是否在意這支樂團的進步。貴陽觀眾對每一場的演出都會進行中肯的評價和反饋,他們具有一定的鑒賞力,我經常會聽到這些反饋讓我們知道這次表演到底好不好,也鞭策著我們不斷前行,這才是最好的觀眾。

  最重要的是,貴陽交響樂團走到今天,貴陽觀眾陪伴著樂團一起堅持、一起成長。觀眾把欣賞音樂當成了他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格外重視。我在指揮的時候,能感覺到觀眾跟著音樂一塊呼吸,一塊陶醉。這不僅是對喜愛的音樂、音樂家的贊美,觀眾自己也能沉浸在音樂中。讓自己得到愉悅,懂得欣賞音樂。

  記者手記

  最具國際范的藝術名片

  一個交響樂團,一張城市名片。

  一座城市擁有交響樂團,是體現城市生活的重要文化和時尚的風向標。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一支知名的交響樂團能夠為這個城市帶來遠遠超出音樂范疇的關注,可以說是文化努力的結果。貴陽交響樂團堅持不懈地通過一個個跳動的音符,把貴陽的名字帶到了世界更多的地方。

  在小提琴家呂思清看來,“古典音樂是社會進步的必需品,是自然、宇宙與生命內在的和諧。”古典音樂的發展,有利于推動當下中國人的心靈建設。今天,中國對世界的了解,要遠遠多于世界對中國的了解。中國要與世界溝通,而音樂是無國界的語言,是我們與世界對話的平臺。

  在全力打造多彩貴州特色民族文化強省的當下,貴陽交響樂團正以它天然的優勢,以它持之以恒的開創性努力,成為最具國際范的文化藝術名片,成為貴州與世界對話的重要平臺。

作者: 編輯:秦美虹
相關文章 專題推薦
 
....[詳文]
10月14日晚,中國熱氣球表演賽暨飛行體驗活動在黔西南州興義市啟動。20只五彩繽紛的熱氣球傲然挺立在桔山廣場,點綴了興義夜.......[詳文]
貴州特產再刷屏
平壩土豆
凱里酸湯
貴州美食之讓人垂涎欲滴的腸旺面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網站簡介 | 廣告刊例 | 聯系方式 | 網站地圖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ICP):黔B2-20010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5212006001
營業執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40824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新出網證(黔)字001號  
围棋tv首页